•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公告

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

时间:2019/2/28 10:12:52   作者:小编   来源:吾爱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阅读:2155   评论:0



第一章


嘀嘀——


浴室洗漱台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闪亮的屏幕出现一条短信。


“三分钟后到,准备好。”


我摁熄手机抬起头,伸手擦去了梳妆镜上的水雾。


刚洗过澡,我脸有些红,可我的心像是泡进了冰水一样,冷得发痛。


谁能想得到,我一个有夫之妇会在宾馆里,洗干净了等着一个陌生人的疼爱?


我恨!


恨背叛了我的丈夫姜岩,更恨被爱情蒙蔽双眼,保不住父母遗物的自己!


可是,只要那个人真的能够帮我要回一切,献出身体又如何?


门口传来了开门的滴滴声,我伸手拿起眼罩,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双眼。


“啪——”


大门被合上了,缓慢的脚步声停留了一下,径直朝浴室走来。


我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身体因为紧张忍不住发抖,心里更是好奇,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让我蒙住双眼呢?


是因为他又老又丑?还是说,他是我认识的某人?


越想心里越是害怕,越想心里越是好奇,我的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心也跟着乱了。


只是我想着那个人许诺的一切,脑子里这些胡思乱想又被赶了出去。


我死死地靠着洗漱台,挺直了腰。


“呵……”


一声轻笑传来,我觉察到对方进了浴室,下意识地往后退,却差点被一旁的浴巾绊倒。


“啊!”


失衡的身体被人揽住了腰,随即,失重感让我意识到对方竟然将我拦腰抱了起来。


我伸手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指尖摸到了结实的肌肉,感觉这个人年纪没我想的那么大。


“下次在床上等我。”


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混合着灼热的男人气息喷吐在耳边,烫得我哆嗦了一下。


他把我轻放地放在了床上,大手探进了他为我选的长裙。


手指勾起了腰间的裙带,解开,脱下,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冷吗?”


我咬紧嘴唇,用力地摇摇头。


冷空气在衣服离开后攀爬上身体,我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热。


因为他的视线和游走的手指就像是火焰,点燃了我的身体。


他的大手展开了我的身体,用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方式占有了我,在我的身体打上了属于他的烙印。


结婚三年来,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被情热折磨得几乎晕厥,我也从来不知道,原来做这种事情会是这样的折磨又这样的快乐。


男人什么时候走的,我并不清楚。


直到听见短信提示声,我才彻底从那陌生的余韵中苏醒过来。


我伸手揭开了眼罩,一眼就看到了枕头旁的手机,摁亮屏幕,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


“支票在梳妆台上。”


我从床上下来,忍着身体的酸软走到了梳妆台前,一眼就看见了上面已经签好名的空白支票。


空白支票啊……


拿起这张薄薄的纸,我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姜岩或许永远都想不到吧,他不屑一顾的身体,还有人花钱来买呢。


如果爸爸和妈妈还在,知道我卖身,怕是会被气死。


可是……妈还在,姜岩又怎么可能把我欺负到这一步?


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上面闪烁的名字让我擦干了眼泪。


接通以后,姜岩的声音传了出来。


“尹月,再过两个小时就是慈善拍卖了。要是你签字离婚,那我可以考虑把你妈最喜欢的翡翠耳环留下来,不然……”


“不然怎么?把它拿去慈善拍卖?”我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姜岩,我不会签字离婚。今天不会,明天也不会,只要我活着,顾浅浅就只能是个第三者,见不得人的小三!”


愤怒地挂了姜岩的电话,我气得浑身发抖。


想到姜岩和我表姐顾浅浅被我抓到时的丑样,我就恨不得让这对狗男女去死!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恨意在心里疯狂生长,而我的情绪却正好相反,渐渐地安定了下来。


看着镜子里眼睛肿胀的自己,我勾起了一抹笑容。


不管是出卖身体还是灵魂,就算是要赔上我这条命,我也要让姜岩和顾浅浅尝尝他们给我的背叛和痛苦!



第二章


梳妆打扮好以后,我叫了个车送我去慈善晚宴举行的别墅。


坐在车上,我脑海里浮现出过往的一幕幕。


四年前我父母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青梅竹马长大的姜岩陪我度过了最痛苦的那段时间。


因为他的呵护,我的心也沦落到了他的身上,半年后答应了他的求婚。


婚后,姜岩辞去了国外的高薪工作,进了我爸留下的地产公司,空降成了总经理,而我成了待孕的全职太太。


本来我以为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可我没想到,半个月前我出国玩儿提前回国,在别墅里撞见了我表姐顾浅浅和姜岩滚床单。


那时候我才知道,姜岩和顾浅浅在国外早就是一对了,和我恋爱结婚,不过是姜岩图谋我家公司的手段。


我也是那时才发现,尹家的公司早已经被姜岩彻底掌控,没人再认我这个大小姐。


撕破脸以后,顾浅浅登堂入室,两人就在我面前双宿双飞。


我名下的所有东西都被姜岩夺走了,我心里恨,可是也知道一切已成定局,我拿他们两个人无可奈何。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天晚上忽然收到了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说只要我做他的女人,他可以帮我讨回一切。


我以为是别人开我玩笑,可没想到他把姜岩架空公司的一些秘密文件发给了我,作为他能力的证明。


就算这样,本来我还是不愿意出卖自己,可是姜岩不仅开口逼我离婚,还用拍卖妈妈的遗物威胁我,我气不过就答应了……


“小姐,已经到目的了。”


“谢谢。”


司机的提醒把我从回忆中拉扯出来,我整理了一下情绪,付钱下了车。


我拿着手拿包走向本地富豪于乾的别墅,正准备到迎宾台验明身份,却不想看到了不想见的人。


顾浅浅穿着淡黄色的鱼尾礼裙,仪态万千地勾着姜岩的胳膊站在门口。姜岩一身挺刮的暗银色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又高又帅,和顾浅浅倒真是像极了一对璧人。


看到两人毫不掩饰地亲密,我心里又是痛苦又是愤怒,但我没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垂下眼眸暗自控制情绪。


“咦?这不是尹月吗?你怎么来慈善晚宴了?明明你现在都没钱了,不会是想混进来做什么见不得的事情吧?”


顾浅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我抬头一看,她拖着姜岩向我走过来,一脸得意,眼神更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


姜岩看着我的视线带着复杂的情绪,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低下头轻声说:“尹月,你只要离婚,我会把你父母的遗物都还给你,还给你一笔钱好好生活。”


他声音里那一点点歉意让我觉得讽刺又好笑,而我也真的笑出了声。


“姜岩,你给我一笔钱?你哪一分钱不是从我尹家偷去的?想用我的钱买你的婚姻自由,想得美!”


“尹月,你不要给脸不要脸!现在给你楼梯你不下,以后总有你跪着求我的那一天!”


“阿岩,别跟她动气,要是气坏了我会心疼……”


顾浅浅走过来亲热地挽着姜岩胳膊,从迎宾台那里进去没几步停下来,一脸看好戏地瞧我。


我理也懒得理他们两个,走到了迎宾台那里,准备报上名字进去。


然而我还没开口,迎宾小姐就对我笑了一下:“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邀请函?


我脑子一下懵了,我怎么把这件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第三章


这次的慈善晚宴因为有政商的要角名流参加,所以没有对外开放,想要进去只能靠邀请函进入。


我心心念念的是买回我妈的遗物,却忘记了让那个男人给我拿一张邀请函。


现在他给了我支票,可是我进不去又怎么能拍回来那个东西?


我心里发慌,但还是强作镇定说:“我邀请函掉了,不能通融一下吗?”


“这个……抱歉了小姐,没有邀请函是不能入内的。”


因为我站在门口时间有点长了,后面来的富商和富太们接连来了不少,也不乏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这些人看热闹一样看着我,视线里有好奇、探索,也有踩低捧高的恶意。


姜岩冲我得意地笑了一下说:“尹月,我说过你会求我。”


这世界上,我最不想求的人就是姜岩,但是现在我想要进去,只能求姜岩。


直视着姜岩的双眼,我心里满是屈辱和痛苦,正准备开口,一个中年男人从里面走到了迎宾处。


中年男人看起来眉眼有些倨傲,迎宾小姐看到他立刻赔笑:“刘特助好。”


“尹小姐,我是本次慈善拍卖会主办人于乾于董的特别助理。您是VIP贵客,不用邀请函,请尹小姐跟我来……”


刘特助没理迎宾小姐,反而冲我恭敬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让我和他从贵宾通道进去。


姜岩脸色一下就变了,顾浅浅上前一步挽着姜岩对刘特助说:“她是贵宾?先生,你恐怕弄错人了吧。现在尹家主事的人可不是尹月,而是姜岩,要说VIP也应该是他。”


说完,顾浅浅挽着姜岩就要从贵宾通道进去。


然而刘特助直接冲一旁的安保人员点点头,上来了两个人拦住了他们两个人。


“不好意思,贵宾通道不是什么人都能走的,恐怕两位得看清楚自己的身份才行。”


刘特助的嘲讽让姜岩他们两个人满脸通红,更是引来了其他人的窃笑。


随后,刘特助走到我面前,态度十分恭谨地做了邀请的手势:“尹小姐,这边请。”


看到姜岩和顾浅浅吃瘪,我心情别提多好,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糊里糊涂跟着刘特助进了别墅。


刘特助把我带到了单独的休息室后离开了。


在这里面,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不用和那些人共处一室,因为姜岩和顾浅浅的亲密承受那些好奇的视线了。


好好的一个公司被人两三年就架空,老公带着小三出双入对,我活得憋屈,更丢尽了我爸妈的脸。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我仔细一想,估计恐怕我这个贵宾的身份也是那个男人给我的,就给他发了一条感谢的短信。


等了许久,他却没回复我。


把手机放回包里,我闭上眼睛休息,等着拍卖会的到来。


晚上八点多,拍卖会开始了,我进入了拍卖会场。

第四章 我的秘密

姜岩和顾浅浅坐在靠前面的位置,我坐到后面一些,错开了跟他们面对面。


拍卖会到一半的时候,我妈生前最喜欢的那对极品冰种帝王绿古董耳环被拿了上来,开拍了。


拍卖师介绍了耳环的材质和来历后,开始拍卖。


起拍底价是三十万,或许是耳环的样式别致,价格很快被翻了一倍。


我捏了一下装着空白支票的手拿包,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八十万。”


我一口价报出来,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按照道理,拿出来做慈善拍卖的东西,一般人不会拍回去。


一旁坐着的富太忍不住问:“姜太太,要是你舍不得这对耳环,可以换一件拍品。”


现在我爸妈的东西全落在了姜岩手里,我除开身上这张空白支票,什么都拿不出来。


我笑了笑,用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陈太,这对耳环是我妈妈的心爱之物。这次拍卖拿出来再买回去,也是为了做点好事给我妈妈积福,让这对耳环沾一下大善喜气。”


听到我这么说,本来还想举牌的其他人也没举牌了。


也是,我都这么说还举牌,摆明就是为难我了。


再说耳环底价不过三十万,我翻倍加二十万买回去,也没辜负慈善拍卖的名头。


台上,拍卖师三锤下来,耳环八十万成交。


我把手拿包里面的空白支票拿出来,填写了八十万上去,直接去后面找人办了手续。


支票给了出去,我和于乾这边约定过两天本人亲取耳环,然后离开了别墅。


还没走出大院,姜岩一把用力地拉住了我的胳膊。


他一脸怒容,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尹月,你哪里来的钱拍耳环?你不会为了买耳环出去借水钱吧!”


我看着一脸阴沉的姜岩没说话,挣脱了他的禁锢,反问他:“我有钱没钱你不是很清楚吗?我去借了水钱又怎么样?怕我给你姜岩丢人?”


姜岩脸色一沉,咬牙说:“不管你借了多少钱,只要你离婚,我都会帮你解决麻烦。”


“麻烦?”我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姜岩一遍,冷笑着说,“你就是我的麻烦,人生中唯一的污点!”


“你!”


姜岩被我激怒,高高举起手就要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一旁的保安冲上来拦住了他。


我冷眼看着姜岩,看着他扭曲的脸,心里快活极了。


离开别墅以后,我没回酒店,直接回了家。


读初中的时候,我爸为了让我中午休息好,在学校附近的高档小区给我买了一个小套房。


70平米的小房子,姜岩看不上眼,这里反倒成了我唯一可以安心入睡的地方。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浑身都酸软,干脆泡一个热水澡放松下身体。


刚解乏,手机传来了短信声。



qrcode_for_gh_afa966b2a658_344.jpg


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后继续阅读


相关评论

吾爱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网 Copyright © 2011-2019 www.tanteng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用澳门永利娱乐官网网址记录心情,用日记记录每一天真实的自己!

闽ICP备12015646号-1